夜晚,我和一位妈妈聊美食

2018-11-27 13:05:48 梦初文学网

作者:向辉

渐生秋意,夜风微凉。

桐爹说晚上带娃去跳舞,但他下班晚,吃饭迟迟,于是“可怜”的人被俺娘俩果断“抛弃”。晚上我带娃穿过细雨朦朦去上舞蹈课。娃在教室上课,我在外面的大厅里写稿,写到头昏脑胀之际,终于四处走动,去娃教室外面走走,等着一群活蹦乱跳的娃从教室涌出,一个个双眼期盼地喊“妈和爸”。在等之际,我和另一位等娃的妈聊起来。我们从娃的教育聊到海南饮食,又聊到江西饮食(她在江西上大学,我数次过江西),又聊到我的家乡湖北的传统小吃和她的家乡河南面食,又聊到陕西老潼关肉夹馍和凉皮子。

我们聊得神采飞扬,笑声宏亮。我想周围的家长一定是给感染了。此时如果有一打肉夹馍在这里,会有几个娃爸娃妈拒绝美食?

在这个多忙的时代,过完忙碌的一天,再穿过一场细雨带娃出来上课。如果在夜色氤氲中,飘来一串烤串或酱香饼的味道,我想我大概会沦陷,至少是口水暗涌。尽管我们努力去工作、努力去育娃、努力去运动、努力去管住嘴,但往往人所有的坚持会在熬过漫长一天后,被几口美食俘虏。一位妈妈深夜朋友圈放毒:刚塞进两碗饺子加一个蛋,胃撑难受了。读后深感:治愈心和治愈胃,从来都是二律背反,最终治愈心是要占上风的。在电影《深夜食堂》中,男女食客们只能在美食中释放他们的人生问题。

好吧,即便是要很克制住嘴,加上桐爸时不时的关心建议,再有一个小娃一旁“虎视眈眈”(妈吃东东,岂有不给娃吃滴?!)。不定期很淡定地吃点非脂小零食,依然是我的小乐趣。有一个晚上,热爱读书的我刚拿起一本书,才读了一句,依偎在身边的我女钰桐马上迅捷地发出疑惑:妈妈,你嘴里怎么有豆腐干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