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随想

沉湎于安 2019-06-23 11:02:42 梦初文学网

今夜月色很美。

从11点到1点窝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偷偷看书,看完一本散文集以后有点头昏眼花,把手电筒关掉,眼前还似乎浮动在那些苍白的书页和漆黑的字。适应了一会黑暗以后,才发觉床上有一块光。我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再看看,这的确是一块光。以我多年的经验,便知晓,今夜月色很美。

我一直反对父亲在我临睡前拉窗帘,尽管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夏天早上亮得早,你好不容易有休息天多睡会。但我总以一个“太闷了”的借口阻止他拉窗帘。后来我也懒得跟他争了,便等他们睡觉后自己再把窗帘拉开。

以我多年的经验,夏季的月色是很美的。为何是多年,因我自打我有记忆起,我就睡在这个房间。16年可能没有,10年也有了。喜欢冬日的暖阳照在我的被子和枕头上,喜欢夏夜的月光洒在我的床单和单衣上。而这可恶的窗帘,却将他们硬生生地阻挡在窗外。多么可恶的窗帘啊!

今夜月色很美。当我拉开窗帘,端详着外面的世界时,才发现,今夜的月亮与以往不同了。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那么,类比月亮,人不能两次看到同一个状态度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但是,你能说眼下的月亮与以前相同吗?就算是上一秒与下一秒的月亮,也是不一样的,因为还有云在飘动,更何况地球本身的自转就能“坐地日行八万里”呢。

再看一看天。天的底色是那种阴天独有的橙黄色。说是橙黄色可能太过明艳,准确一点,是灰中调了黑,又加入些许橙黄的感觉。总之,就是那种调不出颜色以后调出来的脏脏的令人难受的灰色。若是真的把这种颜色涂在画纸上,指不定要被水粉老师责备。但是,这没什么关系。这种颜色是天自己调出来的,他爱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也不会有人去指责他。

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在大城市,光污染已经严重到不行了,我并没有怎么见过星星。我这里的星星,不是指一颗两颗散落在天幕中的,而是指漫天的繁星。唯数不多的几次,便是出门旅游,在内蒙古的呼伦贝尔草原或者是在安徽的大别山。但因为时间短,再加之小时候的记忆有所缺失了,便只有很模糊的概念了。我多想一拉开窗帘,看到的就是满眼的群星啊。不然,那些仰头看星星,辨认着星座的乐趣又在哪里呢?

阳台上有椅子,很随意的坐下,仰头,看天,赏月。幸好父母都去睡了,若是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大半夜的不去睡觉出来看月亮,肯定要骂我是“神经病”了吧。毕竟,他们是那种看到我哭都要讲我神经兮兮的大人们啊。

大人们,是啊,我们不都16了吗,我们还有两年不到就成年了啊,那时的我们就算再有童心也是法定意义上的成年人了。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长大,我们的前途是否已经明了,我们是否能为自己的一切言行举止负责,我们出了高中这纯洁的象牙塔以后是否有能力应对世界的险恶。。。。。。谁也不知道。为何长大的脚步来得如此之快,快到不可思议。

或许,那美丽的月亮会给我们答案。

他究竟存在于世间多少年,我不知道。他与太阳一样,是亘古不变的。他们冷眼旁观着地球上的一次次变动,他们不会去参与人类的各项事务,就算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无数的灰尘堆积在空中,也不过是人类为地球拉上的窗帘。我们看不到他们了,但他们依旧在宇宙中该发光的发光,该反光的反光。他们是不会变的,变的是人,人心。

快两点了,月亮已经升到中天,他旁边的两颗星星依然与他保持着三点共线的关系,让我怀疑这到底是变了还是没变,动了还是没动。但是,不管怎样,自己总觉得,在夏夜的月色下思考,未尝不是件好事。只是,何时能拉开自己身上的窗帘,让自己看见月光,这个还不得知。

看来,还是有必要再进行几次月下思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