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年[二]

2016-11-24 00:00:00 网络整理

许杰将手机关机,看着日历上的4月4日所有所思道:“4月4日,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日子,一见钟情的我们很快的走在了一起。可是无奈的是,同样的时间你离我而去。”

“我知道我很穷,没车没房,但是我对你是真心的,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证明自己。”

“当初我们在一起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幸福,可现在呢?物是人非!”

“我一次次的洗刷着自己,告诫自己要忘记这一切,可是我真的放不下,我只能依靠那酒精的麻痹来让我好过点。”

“叮咚!”突然一道门铃声响起,将许杰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许杰摇摇晃晃的来到门前将门打开,眯着眼看着们外的人。

“嗨!许杰,有没有想我,我才你一定没有想我对不对。我跟你说啊!我在那个小地方都快憋死了,今天好不容易能够出来玩玩你一定要陪我痛痛快快的喝上一杯。”

许杰摇了摇脑袋,看了看眼前的人说道:“刘柯,你还知道回来啊!这么长时间不见我以为你都把我忘了,电话也不打,网络也不上,你玩失踪呢!”

刘柯可以说是许杰在这个城市中最信的过的朋友,可惜他走了!

“哈哈,这不是最近都没有时间出来吗?”刘柯憨厚的挠了挠头说道。

“哼!说吧!今天你来有什么用意。”说着许杰便走进了屋子倒在了沙发上。

“我今天来没有什么用意,这不今天过年了吗?所以我才有空来看看你,你最近过的好嘛?”刘柯坐在了许杰的对面说道。

“过年,看来你比我喝的还醉。”许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唉!我过的不是很好,你嫂子跟着别人跑了。”许杰的眼睛微微泛红。

刘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坐到许杰的旁边将一个礼物拿了出来,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伤心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许杰笑了笑说道:“你能给我带来什么礼物,只要不是土就好了。”

要知道当年过节,刘柯专门从外地回来陪许杰过节,还说给许杰带来了一份大礼,于是许杰推掉所有的工作专门跑到机场去接刘柯,结果是刘柯带来的礼物是一堆没用的废土,许杰气的将刘柯丢在了机场一个人回来,刘柯当时还说:“这个土可是我千里迢迢给你带来的,为的就是让你和我一同感受一下异国他乡的土是什么样子的。”

当时可没把许杰给气死。

刘柯尴尬的笑了笑:“当初是我笨,这不这回变了,这回我可是给你带来了我们那里特产的手表,一千多块钱呢!”

还别说刘柯带来的手表还挺好看的,只不过许杰看着手表好像有点眼熟,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算你小子有点良心,没有再耍我。”许杰拍了拍刘柯的肩膀说道。

“哈哈,走吧!该过年了,我们一起去买点过节用的东西吧!”许杰算是对刘柯无语了。

“你还真过年啊!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你脑子才被驴踢了!”

就这样两人打打闹闹的走在大街上,离谱的刘柯还真的买起了年货,弄得许杰连忙拉着他离开了充满疑惑的卖家大婶。

刘柯就像小孩子一样,东看看西看看,看到什么稀奇的就凑到跟前把玩几下,搞得许杰都不想任他这个兄弟,但刘柯就是这个样子,不然许杰也不会到现在还和他之间的情义没有消散。

玩累的刘柯终于停下了脚步,许杰便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看着很久不见的刘柯充满了惆怅感,也许自己失去了一个自己爱的人,但是自己至少没有失去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

时间总是不等人,转眼之间已经到了晚上,许杰二人便随便找了一个街边小吃摊坐了下来,点了几盘菜,提了几提啤酒便开始喷天说地。

“话说刘柯,这段时间你都在干些什么,是不是赚了大钱了!”许杰随手抓了一把花生吃着说道。

“唉,自从那次车祸后我便一只呆在那个阴暗的地方,虽然在那里很舒服,但是我却非常孤单,终于今天过年,那里放松了管制,我才有机会溜了出来,这不一出来便找上了你。”说着许杰还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

许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唉,我不知道你所在的那个地方是啥,也不知道你所在的那里过年是什么时间,我只知道你还能来看看我就已经知足了,虽然我失去了自己喜爱的人,但是我却得到了你这么一个愿意陪我的人,我还有什么遗憾的呢?俗话说的好:有失才有得。”说着一瓶啤酒就下了肚,许杰揉了揉肚子打了一个嗝。

“女人那种东西不要也行,反正以后多得是,我就不信以你的样貌会没有女孩会喜欢你。”说着刘柯也是一瓶啤酒下了肚。

许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话说许杰,你也太不会照顾你自己了,你看看你如今都瘦成了什么样,完全和当初的你宛如两个人。”

“唉,一切都是女人惹得祸啊!我就不知道了我哪一点对她不好。”

“好吃的,好喝的我都给她了,她要什么我不惜代价给她拿来,即便是我吃馒头喝凉水也没有向她报过一次屈,可是呢?到最后她还是和一个比我有钱的富二代走了,走的一干二净。”

“也许这就是命吧!总是让我们无法左右。”

一瓶瓶啤酒下了肚,灼烧感肆虐着胃,肆虐着心,肆虐着受伤着的人。

不知道喝了多久,依旧没有醉的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最先忍不住的便是许杰。

“怎么回事,怎么我喝了那么多的酒都没有醉,要知道之前我可是一杯倒的。”正是因为这个一杯倒许杰才会疯狂的喝酒只为一醉,只为忘记那痛苦的一切。

刘柯看着许杰的反应,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许杰,其实你已经死了,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才会喝不醉人间的酒,我今天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来和你叙叙旧,一个是来带你走,带你去过年。”

听到刘柯的话许杰拼命的摇头。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死呢,再说你不是活着吗?”

“不,你已经死了,我记起来了,你早在一年前的车祸中便已经死了,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假扮刘柯来骗我。”

刘柯看着几乎疯狂的许杰,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就是我没我人能够代替,没错我确实在当年车祸时便死了,我还记得你那时经常在我的坟前给我敬酒,这一切我都没有忘。”

“但是你要明白,你现在已经死了,在你女朋友向你提出分手后的那天晚上,你承受不了打击于是跳河自杀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死人而已。”刘柯近乎咆哮的喊出了口。

许杰被刘柯这么一喊头有点痛,许杰死死的抱着头,跪倒在地上。

他想起来了,他确实已经死了,当女朋友跟他说出分手并塞给许杰几百块钱后,许杰发疯的跳进了离身旁不远的大河。

“不,不,不!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我错了,让我活,让我活。”

“刘柯,帮帮我,既然你能来找我,就一定有能力把我救活,求求你看在往日的情义上,救救我。”许杰发疯般的拉着刘柯的裤管。

刘柯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许杰,我并不是阎王,无法改变一个人的生与死,跟我回去过年吧!”

“不,我不要去,我还要做人,我不要去。”许杰发疯的起身便跑。

刘柯的眼睛变得血红血红,冷冷的看着许杰。

“跟我走吧!别让我为难。”说着一双血手就向着许杰抓去。

“不要!!!”

四周变的很静很静,灯光一闪一闪的照着屋内的墙壁,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河上几个照着明灯的轮船正在搜索着大河。

第二天清晨,一位老夫人拿着报纸对着面前几个老人说道:“第三大河出人命了,之前第三大道也出了人命,好像跟三有关的都要出人命,不知道下一个跟三有关的是否还会出人命。”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布衣的老头从旁边经过,听到这位老妇人说的话后,停下了脚步说道:“会的,因为他们又要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