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出墙

2015-07-20 00:00:00 网络整理

读 音:hóng xìng chū qiáng 

释 义:原意指红色的杏花穿出墙外,形容春色正浓,情趣盎然。含蓄的指代已婚女子有外遇,并且暗指这种出轨事出有因。 

出 处:宋·叶绍翁《游园不值》诗:“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示 例: 恰便似一枝红杏出墙头,不能够折入手,空教人风雨替花羞。(元·贯云石《中吕·醉高歌过喜春来·题情》散曲) 

步非烟是唐懿宗时期洛阳城里一位著名的美女,人们传说她形如随风飘拂的柳丝般轻盈,罗绮加身尚若不胜其重,是一个惹人怜爱的瘦美人。她生性娴雅、温柔多情,虽生长于小户人家,却才华横溢、教养颇深,喜好文墨、工于音律,能弹一手绝妙的琵琶,敲得一手好筑。其击筑之技艺,堪称当时一绝。 

步非烟正值豆蔻年华,其美艳和才艺便传遍了洛阳城。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遇到她,顿时一见倾心,不惜重金,千方百计托媒人说合。媒人来到步家,把武公业一番文才武略夸上了天,还把武公业的诗文拿给步非烟看。步非烟一心盼望有一位才貌卓绝的多情公子能与自己相伴终身,对这次说媒原本担忧,看完诗文倒欣慰了几分。在父母的极力操持下,步非烟嫁给了武公业为妻。 

可万万没想到,武公业长得虎背熊腰,五大三粗,性情耿直剽悍、粗犷躁烈,根本不好文墨,更无半分才情。这个粗悍的夫君,既给不了她柔情蜜意,也不能与她诗词互答,甚至在她弹奏琵琶、精心击筑时,只会傻瞧着她的脸,根本不懂得领略她的心曲,还常常随心所欲地打断她。她只好安静地捧书来读,可同样会被他干扰。这样的婚姻与她的梦想有着天壤之别,步非烟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心中充满了失望和郁闷。每当风吹庭竹、雨打芭蕉的夜晚,她总是偷偷一人对窗落泪,落寞萧索的心情紧紧缠绕着这个新婚娇娘。 

武家的近邻是府椽赵麟,他有个儿子名象,年方二十,美貌丰仪、神情秀朗,尚在家中攻读科举课业。一天,赵象在自家庭院中读书,读到兴头上,一边绕庭漫步,一边朗声吟诵。这时隔壁院中,步非烟正心不在焉地摘花赏玩,忽听得院墙那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抑扬有致,似乎颇得书中神韵。嫁入武府后,猛听到这样入神的读书声,她不禁为之感慨心喜,直想去探个究竟。但转念想到自己的身份,立即抑制自己不再去想这事。然而,回到屋中之后,邻院的读书声仍久久萦绕在她的耳畔。步非烟长叹一声,拿出武公业婚前托媒人写给她的诗文,看了几眼,又是一声长叹。从早起一直在一旁的女仆看出步非烟的心思,忽然故作神秘地说道:“夫人可知这诗是谁写的?”步非烟诧异于女仆的唐突,不由辩到:“自然是武参军所写。”女仆摇了摇头,指了指隔壁,压低声音道:“是赵公子写的。那天,是大人让我上门去拿的,赵公子真是仪表堂堂……”步非烟像突然被人揭了伤疤一样,既尴尬又光火,喝阻道:“胡说什么?不可造次!”女仆欲再解释,步非烟立刻命人将她拉下去体罚了她。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东方乍白,晓雾迷蒙,赵象正在院中舞剑,转身腾跃中,不经意地从矮墙上望到邻家院中,只见一位纤秀的少妇正独自一人在晨雾中赏花,她凝神伫立,柳眉微蹙,神情中略带几分萧索,与她精致小巧的模样配在一起,是那样楚楚动人。赵象不知不觉停下了手中的剑,只是伸长了脖子,从墙头上偷看美人,不觉心荡神驰。真像是天上的仙女误落凡间啊!可怎么不落在我家,偏偏落入了粗悍的武公业家?怪不得那次武公业破天荒向我讨要诗文,这一墙之隔,一步之遥,难道不算是我的缘分么……就在赵象胡思乱想的时候,邻院的美人却已穿花拂柳飘进了屋,她行动时的那份轻灵飘逸,又让赵象在院中怔了好半天。 

自从那日惊鸿一瞥,赵象就再也忘不了步非烟,朝思暮想,辗转反侧,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读书。于是,他暗中用重金收买武家的守门人,求他代为转达自己对步非烟的渴慕之情。守门人起初不愿招惹是非,推脱不受,但禁不住赵象苦苦相求,再加上厚利相诱,便答应帮他成就美事。 

守门人让妻子刘氏伺机向步非烟传达赵公子的心意。刘氏趁午后人寂之际,见步非烟独坐廊下出神,于是装作修剪廊外的花木,靠近步非烟搭讪,婉转述说了赵公子的倾慕之意。步非烟一听颇为惊诧,一丝喜悦掠过心头,但她不便对下人表露什么,只是带着难以察觉的一丝微笑听完述说,未置可否,便叫刘氏退下。 

守门人把事情经过详细禀报给赵象。赵象暗思:“她既然无拒绝之意,就可能有接纳之心,我不妨再试她一试。”于是取过诗笺,乘兴题了一首五言绝句: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 

赵象把这首诗仔细封好,又让刘氏悄悄送到了步非烟的梳妆台上。步非烟读完诗,心底升起一股柔情蜜意,她无奈地说:“我也久慕赵公子雅才,但只恨自己命薄福浅,无缘与他共度此生了!”刘氏老于世故,见步非烟芳心已动,只是碍于身份不敢妄动,那种幽怨之情却分明写在脸上,心中已有了数,便狡黠地进一步怂恿道:“赵公子一片诚心,夫人好歹有个回音才是啊!”步非烟半推半就,摊开金凤笺,写下答诗一首:绿惨双蛾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 

这时,赵象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书房中踱来踱去,等待着回音。一直到落暮时分,才好不容易把武家守门人等来,他接过诗笺,急不可待地读起来,顿时欣喜万分,不禁喊了出来:“有眉目了!”于是立刻写了一首七言诗,抒发相思之情。 

托守门人把诗送出去后,赵象满以为很快便能得到佳人的回音,谁知一天天地过去了,却音讯杳然。赵象冷了半截,不知究竟出了什么岔子,是否有人走漏了风声?是否言辞冒犯了佳人,佳人关闭了心扉?他思来想去,不得要领。他忧心忡忡,独坐庭院,呆望着满庭春花将谢,似乎朵朵都是佳人俏丽的脸庞,让他心痛欲碎,怅然赋诗一首,却不敢再托人送去。 

原来,步非烟虽春心暗动,但拘于身份名节,强压着膨胀的感情,终于酿成重病。赵象知情后雀跃而起,百般问候,再三表意。步非烟大病初愈,再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索性尽情倾诉心曲。几番诗函往来,两个年轻人对彼此彻底敞开了心扉。 

终于,一天黄昏,趁武公业在公府值宿,赵象逾墙而入,与独守空房的步非烟相会。二人一见如故,爱的清泉流进了步非烟干涸已久的心田。从此,凡是武公业留值公府的夜晚,就是赵象与步非烟欢会之时。两人情深意浓,心息相通,彼此一个眼神或一声轻呼,都能唤起对方微妙默契的感应。可大多数日子,他们都只能隔墙相思,传递诗书,有时赵象在院中大声吟诵诗文,步非烟就坐廊下轻抚琵琶,互为应和。这样一过就是两年,两人也没有想出可以插翅双飞的办法。 

纸终究包不住火,当初被责罚的女仆发现了这件事,立即向武公业告了密。东窗事发,所有牵连的人都被责难。步非烟知道无可抵赖,只是淡淡地说:“生既相爱,死亦何恨。”武公业暴跳如雷,用马鞭朝步非烟没头没脑地打去。步非烟咬紧牙关,毫不讨饶。纤弱的她在不断的鞭打之下,很快就气绝身亡。伤心的武公业以妻子暴疾而亡之名把步非烟葬在北郊邙山。隔壁府椽赵麟察觉步非烟死因蹊跷,本想立案追究,后来发现儿子赵象牵涉其中,便不敢再过问。赵象从此隐姓埋名,远走于江浙间。一段红杏出墙的苦恋就此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