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潮湿的秋天

潮湿的秋天
时间:2021-09-14 阅读:
作者:向辉 向辉

每当夏末,常常莫名其妙地激动,那是出于对秋的期盼吧。其实,秋天还像一片树叶在半空中打转儿,并未真正落地,人却很刻意地嗅着秋天的气息:暑气渐收,天气渐凉;天空越来越高远,树叶越来越黄,夏天的薄衣收起,穿一身秋的味道。这种“执着”,几乎每年都有。一年四季,为何独秋给人的感触这样深呢?

自战国宋玉开“悲秋”之宗:悲哉,秋以为气兮(出自《九辩》),历代文人赋予秋以苍凉、悲凄之色。类唐代刘禹锡之“我言秋日胜春朝”之勃勃生机,则少之又少。或许,处在人生之秋,诗人内心深处依旧豁达、超脱。这样的诗意难免造就了一种独特的诗境,千百年来温润着文人墨客的心。

时光荏苒,四季轮回的脚步从来也不曾停歇过。犹如人生之风霜雨雪,如一朵寂静的花,时时绽放在你行经的大路小径。所有的季节,就像自然界所呈现的风霜雨雪一样,各自独领风骚、俱富魅力。不过,秋季所呈现出的成熟和丰盈之态,和人生在进入中年之后的沉淀宁静之底色何其般配!

和各处秋季所呈现出的日益沉甸甸的金黄相比较,在海岛,秋天是姗姗而来。就好像秋天和夏天是一对甜蜜的情人,难舍难分啊!即使要来,秋天也是和夏天若即若离。所以,海岛的人站在秋天的起点上,总是生发感慨:“哎呀,秋天来了,还是很炎热呀!”其实,不光是气温接近夏天的高温,那份花红叶绿,胜似夏天,也近乎赶上春天了。在秋季,生活在海岛,一抬头,浩瀚的蓝天和洁白的云朵,就像

是天献给地的一个巨大微笑。因为靠近海边,海风所带来的潮湿之气荡漾在椰子树等各种大树上、萦回在海边沙滩上、钻入城市各个或缓慢或匆忙的巷道里。所以,秋天之于海岛之人,它的到来是一声声潮湿的问候。这是属于热带海岛的独有的秋天风味。站在海边,你会感触深刻;站在城市中的某条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你似乎也听到了秋的呢喃。

不仅在海滩边、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在乡村的小路上,秋季也沾染着潮湿的乡村气息,那当是乡村的雨水和朝露浸润所致吧。一日,陪伴家人去海边度假,夜晚住进了靠近海边的旅店。旅店所在之地正是在一村中,村庄散落在旅店四周,一同散落的,还有农家田地、一条长长的河流、河上的石桥、在野外放养的白鸭等等。渐渐地,夕阳渐沉,蛙声升起,各类虫鸣嗡嗡唧唧,演奏出一曲乡村小夜曲。这是小时候经历过的图景,现在重温起来倒是亲切的很。而从小生活在城市中的小娃们对这些倒是近乎没有感觉的。此次趁着大孩子开学前,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来这里度假,原本是希望孩子借此也可以感受下秋天的大自然气息,更好地去亲近自然、健康成长。八岁的大宝宝似乎对此体验不深,更在意在房间里和布娃娃们“玩耍”。一岁半的小二宝呢,似乎是“体验”了个够。当鸡鸣褪去,朝阳升起,世界一下子有了唐诗“鸡声茅店月”的意境。放眼窗外,正是一片荒野,孤寂地长在逐渐被商业化的海边乡村,或许是来到海边度假,住在此处的旅客眼中一处原生态的风景吧。零零星星的野花野草,像是一首倔强生长的小诗,点缀着这片渐渐被旅游业包围的野土。在“野土”的一侧,是一块被开出不久的菜地, 两位头戴竹笠、脚穿胶筒靴的大嫂,是典型的海岛农妇装扮,正弯腰低头往地里种下菜苗。她们很投入地做手中的工作,早晨的秋阳照射在她们的身后。在她们身后更远的地方,是一条河,河上是一座石桥。在河的更远处,有一团白色的小东西在慢慢蠕动,似乎是在外放养的几只或一群鸭子吧。乡村的万物,真的是在初秋中各自生长呀!

早饭过后,我推着小小的男孩去缀满野花的小路上溜达。石头铺成的小路难免有坑坑洼洼之感,但是盛开在路两旁的各色野花甚是艳丽,红的粉的黄的白的在阳光和初秋的清风之下摇曳生姿,很快将我和二宝的目光紧紧吸引。婴幼儿的世界里,实在是有成人所无法见到的清澈的真实:花朵竟然有这么多的颜色;花丛里竟然有许多蝴蝶蹁跹;一路上铺满这么多的黄树叶,它们又是从哪里来的?二宝尚在练习说话的初期,他无法用丰富的语言去表达他的惊奇与喜悦,只有“啊、哦哦”等简单的音调,抒发他小小内心的惊讶。不时有各种车辆从旁边的大道飞驰而过,一声声轰鸣似乎在诉说现实世界里的快速。但是,初秋的那份清爽、漫闲又实在不是现实世界的匆忙所能碾压的。我推着二宝一路缓缓地走着,目之所及,一棵棵松树依旧着苍翠的外装,细小而绵密的松针缀满枝间,在风中微微地颤动,像是在倾吐一腔心事给我们听。我随手捡起散落在路上的松针,有的已经微微泛黄,像是怀旧的记忆吧。我蹲下身去,微笑着把捡起的松针递给二宝,调皮地想看下一个幼小的娃娃该如何对待秋天的一片落叶。实际是,我在一岁半的娃娃面前,显得着实是“笨拙”,孩子那把玩落叶的欣喜、对一颗松针的恋恋不舍,才是真实地诠释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呀!需要和时光一起成长的,不仅仅是孩子,其实大人也是。

不知不觉中,细雨洒了下来,秋天的雨苍郁得像是一片树叶拂过人的手,那么快,又那么轻柔。坐在婴儿车上的一岁半小娃娃时而抬头,时而环顾四周。我就推着他,在细雨之中的树中小路缓缓前行。刚刚过了一座桥,桥下是一个村庄,白色的房屋一间一间错落有致,偶见树木散落其中,却甚少见有村人露面。雨,渐下渐大了。想找个地方避雨的我着实急了,和小娃躲到一处浓密树荫之下,倒是暂有容身之处,却又有雷鸣电闪一类的担忧。人,往往静享得了雨中漫步的悠闲,却难有在电闪雷鸣之下心境平和的。慌不择路,只能搬起婴儿车,连带车上的幼儿,冒着拷问般的雨点儿,高跟鞋踩过乡间小路的泥泞,狼狈地带着小儿躲在就近一家房屋紧闭的大门根下。环顾左右,好似所有的大门都在关闭着,没有“黄发垂髫、鸡犬相闻”之乡村见闻。这是一种遗憾,好像和这场秋雨的气氛不搭配吧。中国古典诗词里,多少场秋雨下得诗意空灵呀,乡村的秋雨更是难以言喻的古朴与凝重。秋天的雨和乡村,应是灵魂呼应吧。也许,在现实匆忙之外,能拥有精神上的丰盈实在是一种富有,这也是中国文人上千年来追求“极目所见”的文学传统。同中国佛教传灯上那个著名的“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典故一样,不知涤荡过多少尘世人的心呢。

雨渐小,像是一声声温和的安慰。我把紧贴在屋檐内、靠在大门里的婴儿车推出来,竟也感不到雨丝的冰凉,这才放心地带着小儿“回程”。这一路阅尽初秋乡村路野的小娃,不知也是不是带着满怀的收获。或许,幼儿会更多地往外界投射好奇与新鲜,只有成人才会有生命体验。或有关诗书、或有关成长,不管是哪一种,都会像这恬淡的秋季一样,丰富人生!

一阵匆忙而来的雨,又匆忙而去,引得太阳带着笑意登场。人们又踩过潮湿的土地,奔向新的一天。旅店内明媚的阳光,像是乘着秋风进屋而来的,和人一样彬彬有礼的。旅店隔壁的餐店,已不见昨夜的食客满座,觥筹交错,偶有两只鸡跟在忙碌的店主后面,在餐座椅间跺来跺去,等待着属于它们自己的饱餐时光吧。这雨后的村庄、小路和路上的落叶、小河和石桥、野外的一切,这湿淋淋的初秋世界,在绵薄的秋阳的映照下,在缓缓升腾出属于这个季节的人世图景。

梦初文学微信公众号:mcwenxue_com
QQ 微信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上一篇:猪先生

下一篇:返回列表

猜你喜欢
条评论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月度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