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会 > [新传说] 亮底儿

[新传说] 亮底儿
时间:2021-09-01 阅读:

梅子的老公叫王大炮,是队里的车把式,为人正直,小两口和和美美的。可天有不测风云,王大炮在一次赶车途中掉下悬崖,不幸摔死了。他的父母早就过世了,所以后事就由梅子一手张罗。

梅子请来队里的曲木匠打棺材。可是当曲木匠把棺材做好,按照当地的风俗亮底儿时,却迟迟不见梅子出来赏红包。事主不赏红包,便说明对做的棺材不满意,曲木匠只好将棺材拆了,重新严缝、打光,弄完后,再次翻棺材亮底儿,结果梅子还是没出来赏红包。直到第三次亮底儿时,梅子才赏了红包。

一口棺材连续返工两次,曲木匠羞臊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哪还好意思拿红包,拎着木匠家什匆匆回了家,从此,只要一看到梅子的身影就远远躲开。梅子不想白占曲木匠的便宜,王大炮出殡后,她拿着红包送到曲木匠家,没想到曲木匠却紧关房门,梅子怎么叫门他都不开。梅子无奈,只好把红包放在门口,结果当天晚上,曲木匠又把红包扔回到梅子院中。

一年后,梅子想要打几件家什,便找队长帮忙申请木料。队长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可他看到梅子仍一脸为难的样子,就说:“木料的事儿你放心好了,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梅子点点头,说:“有了木料,可没木匠干活也不成啊。自从俺那次把打棺材的赏钱给晚了,曲木匠就一直躲着俺,这次打家什怕是求不动他嘞。”队长听了,皱了皱眉头说:“有这事?那我现在陪你去找他,看他敢不答应!”有队长陪着,曲木匠没好意思将梅子拒之门外。

队长对曲木匠说:“梅子家要打几件家什,隔天我招呼人把木头给抬过来,你抽空帮她打了。”

曲木匠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连声说:“好!只是我下工后又要做饭又要照顾老娘,时间不多,到时别嫌弃我打得慢就行。”

队长拍了下脑门儿,说:“看我这脑子,咋把你要伺候瘫痪老娘的事儿给忘了。”说到这儿,队长对梅子说:“要不这样吧,曲木匠帮你打家什这段时间,你就帮着照顾一下曲老太,顺手把饭菜也帮着做了,就当你和曲木匠以工换工了,你也不用还曲木匠打家什的人情了,你和曲木匠合计一下,咋样?”两人都答应了。

一个月后,要打的家什都打好了。虽然讲好了以工换工,但木匠全靠名声活着,家什打好后还是要亮个底儿给东家看看的,防止日后说木匠手艺不精,坏了名声。曲木匠把打好的家什一字排开亮了底儿,梅子看着这些做工精细的物件,忙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放在了家什上。曲木匠说:“说好了以工换工,你咋还给红包?若这样,你照顾我老娘,我得付你多少工钱?”

梅子说:“这红包里装的不是钱,是问题,希望你看后能如实回答俺。”

曲木匠打开红包一看,见里面只包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两句问话:“为啥不收俺打棺材的赏钱?为啥一直躲着俺?”曲木匠心想: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非逼我把丢人现眼的事情当面说出来呀!也罢,反正事情已经做了,憋在心里也难受。曲木匠便一股脑地把事儿全说了。

原来,曲木匠和王大炮曾有过节。有次,曲木匠给队里干完活,就用剩下的边角料打了几块洗衣板,想到镇上去置换几个钱,给瘫痪老娘买一些药。他找到队上的车把式王大炮,想要搭顺风车去镇上一趟。可王大炮心直口快,以为曲木匠贪污了队里的公共财产,不仅没有答应曲木匠,还不容分说,奚落了他一顿。曲木匠很生气,这梁子就这么结下了。等曲木匠给王大炮打棺材的时候,他就借机泄愤,故意给棺材底板留了一点缝儿,用锯末塞着做了伪装。据说,如果棺材底板有缝,死者亲人日后的日子会过得很不顺。棺材做好后,曲木匠两次亮底儿,都不见梅子赏红包,心虚的他还以为梅子发现了自己动的手脚,于是在第二次返工时,老老实实地把那条缝给弄好了。再一亮底儿,梅子马上赏了红包。

说到这儿,曲木匠说:“亮了三次底儿,返了两次工,我动的手脚没逃过你的眼睛,你说,我哪还有脸再拿红包?哪还有脸再面对你?”

梅子听完,生气地说:“曲木匠啊!你个堂堂七尺汉,心眼儿咋跟针鼻儿一样小啊?死者为大,你说俺当家的都没了,你还跟他计较个啥?”曲木匠自知理亏,也不敢接话。梅子叹了口气,说:“其实,俺迟迟不给红包,并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俺一直以为大炮是因为公家才没的,亮底儿的红包应该队里出才对。直到别人告诉俺,因为没看到红包,你已经返工了两次,俺不想因为红包的事儿让你没完没了地返工,坏了你的名声,就赶紧包了红包。没想到,阴差阳错啊,竟然……虽然俺不相信棺材底儿留点缝儿能给俺带来什么不顺,但是你做得也太过分了,也太自毁名声了!”

曲木匠被训斥得面红耳赤,嗫嚅道:“大妹子,真……对不住……我错了……我这就走!”

梅子没有阻拦,只是冷着脸看着曲木匠收拾干活家什。这时,突然有人在二人身后说道:“家什刚打好就赶人走,是不是忒无情了?”两人回头一看,见队长不知啥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

队长走上前来,一边摆弄着家什一边说:“曲木匠,不是我说你,人家梅子可是把该说的话都亮底儿说出来了,一丁点儿都没保留,你小子为啥非要说一半留一半呢?要不我替你说了?”曲木匠一听,忙不迭地说:“队长,你可是答应过替我保密的呀!”

“我是答应替你保密,可我今天突然觉得有必要说出来!”说到这儿,队长转脸又对梅子说,“你让我帮你解决点木料打家什,我觉得王大炮是因公死亡的,生产队应该照顾你,就让曲木匠从队里的木料中省出点木板,给你打几件家什。曲木匠却说,大炮生前最恨占公家便宜的人,我们不能让他死后不安心。接着他把王大炮如何秉公办事,拒绝他私自搭便车的事儿说了,同时他还把打棺材时使坏的事儿也说了。他说为了弥补对你的愧疚,愿意把他结婚打家具用的木料送给你,还让我瞒着你,帮他完成这个心愿。所以我压根没给你审批木料,因为你用的是曲木匠自己的木料啊。这小子能这么做,足以证明,他是个知错就改、有情有义的男人呀!”

梅子原本就是个善良的人,听后气一下就消了,还嗔怪地说曲木匠:“你把木料给了俺,等结婚打家具咋办?你对象能乐意吗?”

曲木匠说:“反正我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了,我对象嫌弃我的瘫痪老娘,已经和我分了。”

队长听后,上前拍着曲木匠的肩膀说:“一个连老人都嫌弃的女人,分就分了,不可惜。眼前可是有个顶好的女人,这些日子她是怎么伺候你老娘的,你都看到了吧?可別错过了哦!”

曲木匠明白了队长的意思,红着脸偷瞄了梅子一眼,发现她的脸比自己的还红。

亮底儿
梦初文学微信公众号:mcwenxue_com
QQ 微信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上一篇:[民间故事] 海东青换命

下一篇:[幽默故事] 天生一对

猜你喜欢
条评论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月度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