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大全 > 故事会

[传奇故事] 空手盗
时间:2016-12-10 阅读:

三月初七,乐陵知县于显淳自缢于县衙书房;六月十三,登州知府方德仁全家20余口被毒杀;七月十四,莱阳县令高挺鬼节撞鬼得了失心疯;九月二十八,山东籍的都察院监察御史潘文辉失踪!一时间,山东官场人心惶惶……

这天,济南府最繁华的大街上,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跪地乞讨,旁边躺着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面容枯槁、行将就木。

天色暗了下来,青衣少女扶起中年男子走到了一条阴暗的巷子里,那病人立刻精神了起来,嚷着要分钱。这时,两人背后传来一声冷笑:“二位这买卖不错啊!”

青衣少女将钱分给那个请来扮作病人的搭档后,将其打发走了。

来人自称萧公子,是个高瘦男子,他微微一笑:“你这样小打小闹能挣几个钱?我想跟你联手,干票大买卖,去巡抚任之初家里弄点值钱的东西。不过我一个人混不进去,你就说干不干吧?”青衣少女自称小青,她斩钉截铁地道:“干!”

这天傍晚,巡抚任之初刚回府,就见小青迎了上来:“表姐夫,俺叫小青,小河村的王桂花是俺表姐!”她扭头看了眼扮成乡下人的萧公子说,“这是俺二柱哥。村里被大水冲了,俺和二柱哥命大逃了出来,便来济南府撞撞运气!”任之初问道:“你说王桂花是你表姐,有啥凭证?”

小青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金锁:“表姐夫,12年前,你跟表姐回过一次小河村探亲,当时俺才5岁,这是你当时送给俺的!”

任之初看了看金锁,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他叹了口气道:“你们来晚了,你表姐去年底得了急症不在了。不过,毕竟亲戚一场,你们先在这里住下吧,等我派人去小河村打听打听,看还有没有你们亲人在!”

就这样,两人在任府住了下来。萧公子对小青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得手以后,咱们三七开!”小青微微一笑:“那我就等着分钱了!”

从那以后,萧公子装作不肯在任府白吃白喝,跟着管家忙里忙外满院子跑,却依然一无所获,他想了想,这件事恐怕还得求助小青。

这天夜里,萧公子偷偷往小青屋子这边走,却见小青悄无声息地出了房门,来到了护院狼狗的窝旁,往狗食盆子里放了些东西,就走了。

第二天,家丁慌慌张张来找任之初,说大狼狗莫明其妙地死了!

任之初心中一惊,他请衙门里的仵作来验尸。仵作验完了狗尸,说狗是被人毒杀的!而且这狼狗尸体和之前被毒杀的登州知府方德仁一家人的遗体特征一模一样:七窍之中竟都渗出了碧绿色的血!

此言一出,全府上下皆惊,那毒杀方知府满门的凶手至今尚未抓获,难道他又要向任府下手?当晚,任之初披着斗篷来到了城西的关帝庙,他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黑影。

任之初走进庙中,摘下斗篷。这时,从关公塑像后面走出一个高大老者,他说:“任大人,又有生意了?”

任之初冷笑:“拿了我的银子还要毒死我,你就是这么做生意的?”接着,任之初把自家狼狗被毒死的事儿说了。任之初说:“我很相信你,不然不会约你来,不过你那个师弟就难说了。”高大老者一皱眉:“大人怀疑我的万师弟?”

任之初说:“你万师弟既然江湖人称‘毒医’,就说明他良心还未丧尽,当初我就觉得此人不妥,但既然毒魔你一再举荐,那桩生意就算了他一份,不过现在……”

毒魔森然道:“碧蚕蛊毒是我百毒门不传之秘,如果他真起了异心,那就不能怨我不念同门之情了!”毒魔和任之初商议好,两日后午时,在大明湖北岸的小沧浪亭设宴,他要当面处置毒医万木春,给任之初一个交代。

毒魔和任之初离开后,小青和萧公子走了出来,刚才正是他俩跟踪任之初来到了这里。小青冷冷道:“萧公子,跟了我半天了,有什么收获吗?”萧公子道:“如果我没猜错,姑娘就是名震江湖的苗疆百毒门女门主‘竹叶青’吧!”

竹叶青冷笑道:“能被你独行大盗‘笑藏刀’看中并加以利用,我也是深感荣幸呢!不过咱们的合作可以就此结束了,我是来追查毒魔和毒医这两个师门败类的,两天后大明湖畔我就可以清理门户了!”

笑藏刀道:“不行,我要的东西还没找到,你一动手,就打草惊蛇了!”竹叶青道:“这些天,我也在府里查探了一番,根本就没啥金银财宝,看来你情报有误。要发大财,另寻目标吧!”

笑藏刀道:“毒魔和毒医是你师门败类,任之初就是官场败类。任之初克扣筑堤工款,又在洪涝之后侵吞朝廷拨下来的赈灾款,导致百姓受灾,流离失所。得悉内情的于知县被逼死了,不肯同流合污的方知府也被满门毒杀。山东几位官员的惨遇都是他下的毒手!有人出重金要我找出他的罪证!既然毒魔和毒医是任之初收买来毒杀方家的重要人证,而且毒医好像良知尚存,那就更不能除掉他们了。”

竹叶青冷然道:“你要伸张正义、当英雄是你的事,要是你敢阻止我动手,就别怪我先对你动手!”

看着竹叶青转身走出了关帝庙,笑藏刀心中暗叹:“那我就只有在你动手之前先动手了!”

两日后临近午时,任之初正要去大明湖,夫人柳氏拿着张纸走了过来:“老爷,我方才在梳妆台上看到这个,上面还画了条小蛇,就是不知写的啥?”

任之初一看,纸上写着:若要阖府活命,准备黄金三千!看着落款处的小蛇,任之初惊道:“竹叶青,原来是她,我还一直怀疑毒医。他们是同门,当然施毒手段会一样!她一定已经潜伏府中!竹叶青……难道是小青?”

任之初吩咐下人立刻去巡抚衙门调集护卫捕快前来支援,心想再加上他府中家丁,竹叶青再能使毒也无法同时对这么多人下手!

看着任之初率众包围了竹叶青的屋子,笑藏刀得意之余想了一下,又潜回了柳氏的卧房,在梳妆台上拿走了一样东西,然后直奔大明湖北岸的小沧浪亭。

小沧浪亭中,毒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笑藏刀赶了过来,点头哈腰道:“二位就是我们大人约的重要人物吧?他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来见二位!”毒医万木春问道:“任之初有啥事儿不能分身?”

“哦,他在围捕竹叶青!”笑藏刀笑着说,忽然他出手如电在毒魔肩头拍了一下。毒魔只觉肩头一痛,看见对方指缝间夹着一枚银针,下端呈乌黑之色:毒针!

毒魔连忙拿出一枚乌黑药丸吞下,冷笑道:“小子,向我毒魔施毒,真是班门弄斧!我这九烈丹能解世间万毒!”

笑藏刀还是满面笑容:“不错,九烈丹能解万毒,但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剧毒,才能以毒攻毒。如果你根本就没中毒呢?那针上只不过被我抹了点墨汁而已。听说这九烈丹的毒可是不怎么好解呢!”

毒魔一愣,忽然脸色赤红,全身剧痛,他痛苦道:“你使诈!”

趁着毒魔打坐运气逼毒,笑藏刀对毒医道:“你是他师弟,咋一直不出手?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已经后悔被毒魔蛊惑毒杀忠良了!我这有条回头路,就不知你走不走?”

万木春皱眉道:“你想让我当人证,指证任之初?不过单凭我一人之言……”笑藏刀道:“放心吧,我已经找到物证了!我来之前已经通知了潘御史,他已经带着驻军赶来了,毒魔就交给他吧。”

万木春一愣:“监察御史潘文辉,他不是失踪了吗?原来一直藏身在济南!”笑藏刀道:“咱们回任府去帮竹叶青吧,你的这个师侄女现在正以寡敌众呢!”

任之初被控制了起来,在巡抚衙门书房,万木春不仅见到了失踪的御史潘文辉,还有“撞鬼”装疯的莱阳县令高挺,以及招远县令、栖霞县丞、青州知府、威海卫指挥同知等十几个山东地方官。

原来,为了扳倒任之初这个手眼通天的大贪官,这些薪俸不多的清官们凑了一笔可观的“打虎经费”,一半用来聘请江湖高手搜集盗取罪证,所以青州捕头找到了有一面之缘的笑藏刀,并提供了一个混入任府的方法:捕头的老婆就是小河村王桂花的表妹;另一半资金用来给朝中的御史当“安家费”。

笑藏刀向御史潘文辉呈上了任之初贪腐的物证:账册!原来他在往柳氏梳妆台上放“栽赃信”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台子上放着一本东汉班昭所著的《女诫》,后来他在暗处见到柳氏给任之初信纸时,显露出她并不识字,就起了疑心,又潜回去一翻那本书,这本《女诫》的内里竟然就是贪污行贿的账目!

笑藏刀说,怪不得他在任府找不到金银,原来经过计算,任之初克扣侵吞的赃款和他送给朝中各大臣的礼金相互抵销,这本账收入支出算到最后,竟然平了!

潘文辉看完账本,对笑藏刀感谢一番,接着又付给了他报酬。

城外官道上,竹叶青看着满脸笑容的笑藏刀,没有好脸色:为了不让她动手清理门户,这家伙居然出卖她,害她差点被乱刀砍死!

笑藏刀道:“小青姑娘,想必你当初行乞也是为了伺机混入任府,却被我找到了。咱们虽是互相利用,但我说话算数,现在就给你报酬!”说着,拿出了一个信封。

竹叶青道:“我知道你收了一万两银子的报酬,我应得的已经拿走了!”说罢,策马飞驰而去。

笑藏刀惊讶地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银票,发现果然少了:“不对啊,怎么只剩了三千两?我说三七开,是我七你三啊!”

梦初文学微信公众号:mcwenxue_com
QQ 微信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上一篇:[新传说] 寂寞能耐

下一篇:[幽默故事] 请假的讲究

猜你喜欢
条评论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月度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