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南宁,一座城无言地表达
时间:2017-04-08 阅读: 来源:
作者:莫回首 莫回首

如果是在夜色中,疲惫地降临在一个陌生城市。眼总会不及心敏感。城市灯火灿烂的夜景,让人—时间还无法嗅出它的特色。然而,一种别于吾乡的新异感,交织着满以为心的远方亲切感,连同行李及身边人,奔驰在这从机场开往酒店的夜的大巴车上。

带着一个空乏的胃,城市给了人第一个暖暖的拥抱:美食街中明亮的灯光和绵长有序的食店,还有那在灯火下奋战在锅灶旁的食店老板厨师。

南宁,一座城无言地表达

“您要吃点什么吗?”每经过一家,细细研究店与食物时,店主都以不疲的殷勤试图挽留人们徘徊的眼神。话语简短,不拖泥带水,不过分。当一家人看中一处有饭有鸡腿有拌面的店子,吃喝间,并无多言的青年夫妻店主,除了拿汤送面,还送来一叠纸巾。客人吃饭,夫妻二人在逼仄的厨房间忙碌,以当地方言交谈。

那种情景,宛然看《深夜食堂》的气氛。不管来自何方,有怎样的故事,带着怎样的愉悦或纠结。深夜里的一番吃喝,先饱了肚,然后心胸打开,热情开始释放。人对一座城的认识,也许正是从一碗面开始。而南宁的打开方式,则是夜里的食店,有温度,却无喧闹。

那种在香港女导演许鞍华电影中的见过的许多桥段:没有大肆渲染,只言片语,三两处景,多少扣人心弦的东西便缓缓升腾。在遇见一座城时,这种熟悉的情境竟然浮上心头。

曾经在去往摩天轮公园时,路过一段极缓慢的路程。那种慢,源自空间上的、有如美国女诗人狄金森诗歌里“缓缓流淌”的感觉。一条长长的围墙、墙内紫红色花朵一串串摸到墙沿儿,绿色的树依偎着墙边,很默契。一条宛如栈道般的长长石阶梯从墙外路过。此时快到正午,天清云朗,风和日丽。围墙内人家的饭菜香气儿飘散了出来,正好遇上了行走于“栈道”上的旅行者。原本被暑气蒸腾得气嘘的人,在这一刻就喜欢上这座城,希望可以一直行走在栈道般的石阶上。“……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那种旅途间的劳顿与陌生感,是可以消解在清澈而缭绕的人间烟火之中。那是“远方”真正的魅力:人间还是那个人间,只是日常被打散,贴身的琐碎暂时远退。隔着距离、但又亲切;诗意,又接地气儿。

在动物园内呆过一个上午。这是一处给孩童带来无限笑声的快活场所。观看一场逗趣的狗熊与大象的表演,被笑翻的不仅是孩子,还有陪伴的大人。这种场景与在海南的南湾猴岛观看猴子表演一样。动物与人总是有种天然的“亲昵”:人把动物驯成宠物一般,向人类献媚表演,图得人哈哈一笑;而人在动物眼中又是怎么样?天生的野性沦为带给游人舒适的愉悦,但见那那笼中慵懒的姿态与迷离的眼神,和谐地配合着这幽雅的园子。

南宁,一座城无言地表达

然而,以取乐为目的的动物园,却又以它清怡的水、秀雅的小桥及葱青的林间大道,展示了人类需要的另一面。曾在园内遇见一处栽有许多很南方的树木,枝叶细密,树身高大旖旎,有很多或棕或黑的长须从树身垂下,很凝重的飘逸与幽致。清风,从枝叶间轻泻而下。一种宋词味很浓的情境弥漫开来。人,在树下缓缓走过。这是一种被过滤掉市井与尘世味的画面。

竟然有两种语境,构筑了人间的动物乐园。哪一种都真实,就像生活本身,永远不会以单—的姿态呈现,那种复杂多维的体验就像许鞍华的《上海假期》呈现出的画面一样,人潮拥挤的街市是这座城市,幽静的深巷小路又何尝不是呢?然而,无论画风如何变换,总有些很本质的东西潜伏其中。那是人渴望的生存状态。

匆匆两天,无法探究这个城市的全貌。但是相信,还是有些无声的语言在努力表达这个城。就像我们坐地铁时,永远有人站起来给带孩子的女性让座。就在坐往动物园的地铁上,我们刚一上车,一位低头听音乐的姑娘即刻起身,没有一句话,闪过一边。连让人说句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后来我用目光四处搜寻,终于在另一边人丛的角落里“找到”了她,弯着头倚车身站着,依旧听着音乐,好像这个世界与她无关。

真庆幸,读懂了这个城市朴实温暖的一面。

梦初文学微信公众号:mcwenxue_com
QQ 微信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上一篇:梦中人

下一篇:无题

猜你喜欢
条评论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月度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