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大全 > 爱情故事

韩剧里的男人
时间:2014-12-04 阅读:
作者:莫回首 莫回首

他们是自己做的,开一家规模不大的舞厅。老公为外地人,在本地开舞厅赚了点儿钱,站稳脚跟后与电信局的临时工于桂芳谈上恋爱。于桂芳那时在营业部卖电话机,老公来买电话机。于桂芳对这位男人有好感,就把一个留着的靓号给了他。男人过后打电话邀请她去舞厅唱歌。于桂芳和女伴去舞厅玩了两次。男人说站柜台累,嫁我做老板娘算了吧。

结婚后于桂芳在舞厅帮忙。肚子一天天大了,她就懒得再去了。女儿出生后,头绪繁多,她更懒得去那个乌烟瘴气的场所了。老公说,你就安安心心带凡凡吧,我有能力养活你们母女俩的。转眼间,女儿上幼儿园了。这天,于桂芳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儿送幼儿园交到那位能说会道的丁老师手上。丁老师说,幼儿园要组织放风筝活动,需要家长参与的,到时你们要踊跃参加哦。

从小博士幼儿园折回,于桂芳去了几家文具店,都说没有风筝出售。于桂芳走到大街口,他们家的舞厅就在附近,她索性就进去了。

老公说,风筝我小时候会扎的,到时扎一只就是了。

按照日常生活惯例,于桂芳是要回家做饭的。今天因为风筝的事儿,她忘了去菜市场买菜。于是那天他们的午饭是在舞厅旁边的温州快餐店吃的。饭后于桂芳在路边买了只西瓜捧回舞厅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间屋子而已,杂七杂八用途。摆有桌子、椅子及一张人造革三人沙发和茶几,还摆了床铺。老公在这间屋子里打电话、上网、吃饭、睡午觉,偶尔也有人来谈事儿的,一年当中就那么几回。老公在本地无亲无戚,也不擅长交际,没事儿走动的人极少。

天气已好些热,窗户外头那棵梧桐树上,知了聒噪个没完没了。于桂芳在吊扇下吃了两片西瓜,吃着吃着,眼皮子就要往下搭的样子。老公的作息时间,倒是吃公家饭的人做派,夏天一到,午睡是雷打不动,此时已直挺挺地躺铺上了。于桂芳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西瓜皮,睡意阵阵袭来,她想这大太阳的,干脆也睡会儿吧。

于桂芳傍在老公身边躺下,只占了床边一溜位置。刚要合眼,想想不妥,起床将门给反锁上了。于桂芳再次躺下时,老公嘀咕了一句,怎么不回去了……不知睡了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老公把于桂芳弄醒了。老公从背部将于桂芳紧紧搂住,喘气声粗了起来。于桂芳说你这是干嘛……大白天的……老公没说话,只有行动,他果敢而利索地褪下于桂芳内裤,从后面要了她。于桂芳没在状态,隐隐作痛,她不想扫老公兴,由着他去。于桂芳觉着这事儿过于唐突,有违常规。他们夫妇之间,可说双方对那事儿兴趣都不大的,先是“每周一歌”,现在是连“半月谈”都谈不上了。而且,他们从来不随便的,不是在什么地方都可做的,只有夜里头洗过澡后在卧室里,那点欲望的火苗才有可能被燃起。老公完事后打了两个饱嗝,像是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家由少年宫活动中心改装成的舞厅,后院有几棵树木,特别招惹知了,夏天的时候嘶叫得分外热闹。而这热闹中,又透着一股寂静,将街上的市尘隔开了,形成个小气场。于桂芳那天在窗口看见小凉在树底下徘徊,面上看不出表情;又好像是有表情,是那种若有所思的表情吧。于桂芳转到后院,叫了一声小凉。小凉像是事先知晓她在身后似的,一点也没惊讶。她朝于桂芳笑笑,说我爱听知了歌唱。于桂芳心里不爽,她说像你这种人,在舞厅做,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啊。听话听音,小凉自然不傻的。她说老板娘,我本职工作做好了呀,两个包厢,刚送过水果,两个包厢的客人都说别再打扰他们了。小凉是个头脑机灵的人,协调能力强,干活儿麻利,她是他们舞厅开业来最得力的领班了,这点于桂芳无异议。可于桂芳和小凉似乎总是隔了那么一层,做不到放松相待。现在,又因为牵涉到了某种隐秘的层面,她对小凉可说连敌意都有了。

于桂芳问道,你是不是失恋了?瞧你在树底下走来走去的。小凉笑道,老板娘你好厉害哦,连这点都被你觉察到了呀!于桂芳脸色凝重起来,她说你说说嘛,男朋友是哪的,看我能不能帮你说上几句。小凉继续笑道,老板娘,这个忙可没法帮啦,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可就是使不上力帮不上忙的。于桂芳道,有这么玄乎吗?小凉嘻嘻笑道,老板娘跟你说着玩呢,在现实生活中,我还没男朋友啊。

那天后来的情景,于桂芳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她清楚自己要是跟这个小妖精绕嘴皮子,怕是十个她都绝非她对手,绕到明天天亮都探不出名堂的。于桂芳问小凉为什么每天午后要在更衣室里窸窸窣窣的?

那间更衣室,就在所谓的办公室隔壁。

她挖苦道,你该不会是在里头造原子弹吧。小凉道,我肠胃不好,最近在用一种药包,隔上几小时要翻过来一次……有时就在里面靠一下,肚子痛。于桂芳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她说是什么神仙药呀,还这么穷讲究。小凉说,我也不晓得,效果还是有的。于桂芳问,那药包、放在哪儿?小凉说,系在肚子上。于桂芳说我看不出来嘛,你肚子上系药包了?小凉到底不高兴了,她说老板娘你是不是要我撩开衣服让你检查啊?你这样子是不是神经过敏……太过分了吧!

时间转眼到了来年夏季。于桂芳从一辆停在路边的农用车上买了只外运西瓜,拎到舞厅去。饭后,于桂芳和老公坐在人造革沙发上吃西瓜,其情景与去年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老公擦了把脸,一屁股打在床上,他午睡时辰到了。这时办公室半掩着的门口探进一张脸面,似笑非笑的样子。那人说,老板、老板娘都在啊。老公问道,什么事儿?男人挂了笑脸就进来了,他身后跟了位年轻男人。男人递烟给老公,老公推了两下接过来了,男人凑近给他点上烟。老公说,有什么事儿就说,我得睡午觉了。男人说是啊,我们真不会挑时间呢,不过我们是外地来的……下了车就找过来了,就占你十分钟时间。这两位江湖上的人,是做野鸡演出队生意的,他们找来是想租场子。老公说,我们是大众舞厅,再说从不搞演出的,你们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男人说,你这地儿好啊,你那舞池我看过了,都现成的,我们就演三天,我对你说这里头的门道,演三天,除租金收入外,主要是会带动你们舞厅生意的,我还真不吹牛,我们的演出团队拉到哪儿哪儿生意就火起来,人气旺了嘛。老公哈欠连连,他说再说吧。男人将名片递给他,说这里头有电话号,随时可联系的。

野鸡演出队的卖点,是脱衣服。老公认为自个儿开舞厅多年来清白,就不要趟浑水了。可眼前的生意,的确不好。很多人都说,他们这家舞厅没有与时俱进,落伍了,淘汰是迟早的事儿。为此事儿,他们夫妇俩没少担忧过,但又寻思不出好门道。于桂芳有个同学在文化稽查大队的,开同学会时留了电话号码。于桂芳给他打电话,说自己混不下去了,没饭吃了。那同学说,要想吃饭还不容易,我今天就可以请你!于桂芳说不与你开玩笑了,我是与你商量件事儿的,我们舞厅想兼顾做点演出方面的,就是市面上流行的那种,你明白的……你们那管得严不严呀?同学说,谁叫你是我老同学呢,睁只眼闭只眼呗……不过哪天我请你吃饭K歌,你不好推托的噢。

这事儿说起来,还是于桂芳主动的,至少在面上看是如此。老公忧心忡忡,他说这风险冒大了呀,要是搞砸了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于桂芳宽慰他道,走一步算一步吧,马无夜草吃不肥。所谓的野鸡歌舞团进场后,老公自己提出他要避开。老公对于桂芳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我们可以毒害别人老公,但不能把自己老公给毒害了,要不赚再多的钱也不划算了,老婆你说是不是啊?

男人们嗅到腥味纷至沓来。这家舞厅,地段中心,而又能闹中取静,前后有院子,树木成荫。里面热火朝天了,男人们都鬼哭狼嚎了,外头却是不见任何迹象,风平浪静,连一点儿杂音都没有。演了三天根本打不住,再加演。这回于桂芳提出要分成了,那“鸡头”说没问题,他说只要羊身上长毛,羊毛还不长在羊身上。“鸡头”手下有两支演出队,与他有业务往来的就多了去了,他派年轻男人去拉队伍,无缝对接。 看演出的男人们知晓有新面孔来,又掏腰包了。

去年夏天过后,于桂芳对老公产生了怀疑。她忖度,是驴是马就拉出来溜溜吧。于桂芳这次让野鸡演出队来,讲白了就是“引狼入室”策略,她要切实地测验一下老公是否那路货。

掌握情况后,于桂芳叫兄弟过来商量排阵。俗话说上山打虎亲兄弟,于桂芳只相信亲兄弟不相信别人。兄弟瘦骨伶仃,他说怕要有人一块儿才行。于桂芳说,那你叫上亮明吧。亮明是他们的堂兄弟。堂兄弟虽不如亲兄弟,但比外人要强。兄弟问道,捉住了怎么处理?于桂芳将睡着的女儿抱进卧室,小心翼翼地盖上被子。她从卧室出来后说道,把腿骨敲断啊。于桂芳说这话时眼神游移,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兄弟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老半天说不上话来。对兄弟来说,这个姐夫不坏的,他结婚时,姐夫掏了一万;父亲生病时,姐夫鞍前马后,也掏了一万。姐夫是有罪,但按罪论处当不至于断腿骨啊。兄弟思量再三后说道,以我看……还是教训为主吧,万一真残废了……今后日子怎么过噢。于桂芳说,你只管按我说的去做就是了,我会把凡凡带大的。兄弟那拿烟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兄弟和堂弟两人趁院子没人的空当里,爬上了后院那棵香樟树。香樟树枝繁叶茂,隐藏个把人小菜一碟。两人把身子安顿妥当后,就只欠东风了,只等姐夫露面了。楼上演出开始,“鸡头”赶着鸭子上架似地嚷道,快点快点,就轮到你们上场了!这后院有架户外铁楼梯,女孩们提着演出服下摆,咚咚咚地蹬楼梯,手忙脚乱

梦初文学微信公众号:mcwenxue_com
QQ 微信 QQ空间 新浪微博 百度贴吧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上一篇:被骚扰的姑娘

下一篇:女鬼生活

猜你喜欢
条评论网友点评
最新评论

最新文章

月度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